北极熊不需要冬眠

一段时间以前梦到和同学一起去香港玩,住的房子的走廊里一直有女鬼。

昨晚又梦到和同学去香港玩,又梦见了那个有女鬼的房子。

回到高中4班,和班里的某人在谈恋爱,所以以家属的身份进去心态没有那么奇怪了,终于和那个人说开从未承认你是男朋友。


居住在上海的朋友们拜托帮忙填下问卷
https://www.wjx.cn/m/23782633.aspx
感谢!

I feel terrible when being the center of the universe.

颐指气使

打出颐指气使这个词就让我觉得恶心,就像我只能颐指气使地指责自己而不能指责任何人一样,任何颐指气使地用他自身的经验和思想套在我身上并以此来指责我的人只让我觉得厌恶,像是这个人只能生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那是由自己的经验和思想形成的坚硬的壁垒,一切的改变都是这壁垒内液体的独立沸腾,而这些液体的产物就是他的决策者,也是一切的决定根据。我不知道自己对这种状况是厌恶更多还是担心自己也会变成这样的恶心感更多一点,像是从今以后我只能生活在自己的脑海里一样,我只是这壁垒中的液体一样。

just a creature

一直以来对自由的追求,对囿于原地的担忧,对容纳多元思想的矫枉过正都是这种混合的恶心感的产物,那些摇摆、不安和distortion

因为那是活着的终点,是思想的停滞。

也是现在我无法弃置不顾的课题,就像我对这种恶心感和外界的压迫的无能为力。

孤岛式

最近在做的这份工作,对我来说就像是锻炼一块日常生活中不会用到的肌肉一样困难。那是你绝对不会注意到的“缺陷”。

今天得到证明开错的反馈,不止有一个问题,盖章(有可能),先生/女士没排除(有可能),收入尾数没写对,忘记寄出去,电话格式没写对,不知道为什么自审的时候没有检查出来。

不细心,不考虑细节,不认真,更注重锻炼宏观的能力而忽略微观(不论是我自己还是专业所致),对于别人的反馈没有seriously地对待和吸纳,任务一多就只注重效率不注重质量(管理多项任务),这些都是潜在的原因,都是我自己,to be specific, 这是我个性和思维模式上的缺陷。

在思维模式上,我在怀疑自己为什么在做一件事时从未想过这个任务的目标 target ,这可能是因为之前都是别人告诉我要做什么,也不告诉我原因,靠自己领悟,但是我想这其中还有别的原因,只是我现在还不知道。

虽然我会怀疑是否要更多的注重微观,但是基础的细心和认真无疑是现在的我所欠缺的,虽然大学不像之前会处处提醒,但是有时候deadline还是靠别人的提醒想起来的。

从调整工作方式的角度来说,以后要写一个check list附在每个证明后面,done 和 checked 两列,通过制度代替记忆。

从和同事的关系来说,目前想到的就只有如果别人问起我要怎么说,完全不知道该不该和老板和同事说起这件事情,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周围的前辈关不关心这些事情。待解决。

那么除了待解决的焦躁还有什么呢?peer pressure和挫败感。可能对我来说peer pressure对我的影响更大吧,别人会觉得你不行,这种感觉是即使自己想到解决方法也没有办法避免的,但是对于可能会有的批评还是要接受,如果有这样的批评的话就可以顺势提出自己想到的工作方法的改进,表明我做了怎样的反思和努力。如果没有的话自己也不要太在意,这种经常做错事的感觉就像是准备一场考试时对于考察不熟练的技能的题做一道错一道一样,这种感觉应该要适应,不能被这种感觉吓退。另外,我每次这个时期都相对较长,快速吸取lessons的能力也不足,反思反思和反思,明明有很好的把自己对象化的能力,却往往被动的接受他人的反馈,要能够自我学习。

任务是自我提升,在工作中做一个有责任感的人,快和准确度之间准确度是第一位,快是第二位,这是要调整的心态。对于其他的负面评价,可以暂时不用理会,因为自己想不到好的处理方法,从负面事件和负面评价中吸取lessons自我提升才是关键,brand的树立对目前的我来说不是第一位,成长成长和成长,不要浑浑噩噩才是最重要的。

2018新年第一瓜

在梦里努力地做四周跳hhh
不过在队里的位置还是一样啊hhh焦虑的具象化
即将到来的社畜生活所引发的必须为自己负责任
如此的虚伪

第二遍看
做葡萄酒之前就知道理查德没能出狱
期待的情节是理查德会死
最后发现是这样
刀不能一个人吃